女生退租遭辱骂致死案二审维持原判

8288net 31262 0
西安大三女生程橙(化名)的生命定格在20岁。此前,她因退房租被房东辱骂挖苦、继而喝农药自杀。女生父母以侵权将房东任某某告上法庭,法院强调“人无德不立”,判房东赔偿19万余元。房东不服提起上诉。

2024年5月22日,西安中院二审结果维持了原判。6月6日,任某某表示要申请再审,他说,“骂人是她先骂的,是她不遵守合同,她应该给我道歉,不能人不在了都是她对,法院判决是道德绑架。”


女生退租遭辱骂致死案二审维持原判 第1张

程橙母亲说,判决生效十日内,房东依旧未支付赔偿金。目前,他们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女大学生报警留遗言:
“我不需要抢救,只需要任××道歉”
2021年12月12日下午,程橙先后发出两条短信,最先收到短信的是她的高中同学、闺蜜阿彬。短信里写着:“我在×××苑×号楼××××,我带了两部手机,一部苹果13,一部苹果xr,里面有我和任××的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帮我保存好。他说了我死了就会给我道歉,我的行李箱在宫园美禹××××,住的民宿。我的小狗现在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要帮我照顾它几天了。对不起,麻烦你来送我最后一程了。”阿彬看到消息后,立即给程橙打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她赶紧拨打110报警。
当天下午,陕西公安12110短信报警台也收到了程橙发来的短信,“不用送我去医院了,我不需要抢救,就算抢救也已经来不及了。我只需要任××的道歉尚可安息,谢谢你们。”
警察赶到后立即将程橙送往医院抢救。程橙的父亲程师傅当天下午5时40分接到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自强路派出所民警电话,说孩子出事了。
次日下午两点多,20岁的程橙跟父亲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们一定要给我讨一个公道,要房东道歉”,之后便陷入昏迷,再也没能醒过来。
程师傅查看女儿的遗物,在微信聊天记录上找到了她自杀的原因。
2021年6月11日,程橙在西安市新城区租住了×××苑任某某的房子,租期一年,合同约定,从2021年6月14日起到2022年6月13日止。房租每月1900元钱,押金3000元钱。房租共分两次交,第一次交房租时间是2021年6月11日,第二次交房租时间是同年11月14日。
双方约定,“在租赁期内,乙方(房客)中途擅自退租,应按合同约定的一个月租金向甲方(房东)支付违约金,押金不退”。在合同末尾有个补充条款,约定“合同期内,如乙方想要转租,需要提前和房东协商,如经过房东同意,乙方可进行转租,转租成功后,甲方退还乙方押金以及剩余房租”。
程橙的父亲说,2021年10月,女儿说想回家了。当月31日,他将女儿从西安带回商南县。当时,是他和妻子,以及程橙和她的叔叔4人一起打扫的房间,打扫干净后给房东退了房子,房东任某某当时并没提出问题,只说押金回头扣完水电费后返还。
根据程师傅提供的女儿手机微信记录显示,从2021年11月10日开始,程橙和房东任某某就开始协商退房租和押金一事。此间,女儿也多次从商南县前往西安,后来他才知道,女儿来西安就是去找房东退钱。
任某某认为,叫人打扫卫生、擦玻璃、重设密码、卫生间花洒漏水、卫生间上的灯掉下来都需要扣钱,他认为只能退还2000元左右。同时任某某说,必须找到中介后才能退这些钱,而双方表示都找不到彼时的中介了,任某某撂下话:“找不到中介2000元都不会给。”
女大学生称要去法院起诉
被房东辱骂挖苦
后来,程橙将要退还的钱从3000元降到了2500元。期间,程橙发消息说,如若不然就要去法院起诉。该消息激怒了任某某,其发消息回复称:“你已经把叔叔说恼了”,表示分文不退,等程橙起诉。
随后,程橙花200元找人写了份诉状,同年12月8日,她来到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缴了66元钱起诉费。之后的一天房东任某某发来的微信言辞激烈,先后出现了“可笑、玩弄、羞耻”等词,这让程橙很受刺激。
程橙回复“你不要再刺激我了”,得到的回复却是“……叔叔有足够的耐心等你上(起)诉,因为叔叔还不(知)道打官司怎么打,很希望尝试一下”。
同年12月9日14时25分,程橙买了两瓶“敌草快”。16时57分,在警察的介入下,原本要退3000元押金的任某某,退了1300元钱。余下的1700元,任某某认为,房子虽然租出去了,但因为程橙提前搬走、违约在先,剩余一个月的房租不退还。出租需要重新发布,找中介花掉900元钱,再次租给新房客的时候少收300元钱,再扣除500元钱水电费,这些扣过后,只能退还1300元。
程橙认为退的不够,继续向任某某要钱。从聊天记录来看,被羞辱后的程橙给任某某的微信名改为“不良房东任××”。任某某被问急了,骂了程橙,还说“我真恶心你”。程橙不断重复“无良房东退钱”。
一段程橙和房东任某某的通话录音显示,双方在通话过程中,程橙称希望任某某不要再刺激她,如果她死了,任某某是有责任的。
程橙的母亲刘女士说,女儿谈恋爱,后来分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房东却以此来侮辱她。
另一段保存日期为2021年12月9日的录音显示,程橙给情感电台打电话哭诉,因为和男朋友分手了,所以要退房子。房东拖了一个多月也不给退房租,说话还很难听,还骂她,称快要活不下去了。记者从该段录音中得知,程橙说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称自己有抑郁症,但现在已经好了,可以好好过下去,可房东明知道她不能受刺激还非要刺激她,她去死就是因为任某某,要让任某某受到良心上的处罚,要让任某某道歉。
“2021年10月6日,西安市中心医院曾诊断程橙患双相情感障碍。”程橙的闺蜜阿彬向记者回忆说,“她那段时间经过治疗其实已经恢复,她本来就是一个特别温柔、脾气也很好的人。”作为最后送程橙一程的人,阿彬说她至今都无法想象,身边的好朋友突然间离开人世,此事对她的影响也很大,之后就离开西安了,“我能做的就是帮程橙照顾好她的小狗。”
警方认为该事件不属于刑事案件。程师傅和妻子将所有的录音及聊天证据予以保存,在处理完孩子的后事后,便起诉任某某,为女儿讨说法。
法院判决:
人无德不立,房东赔偿19万元
2023年4月13日,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对服毒自杀的西安大三女孩程橙的生命权纠纷案作出判决。
程橙父母认为任某某不愿退钱并在明知程橙不能受刺激的情况下,多次以嘲讽、辱骂及喝农药才退款等言语刺激程橙,致其身心俱疲、万念俱灰而含恨自杀,起诉房东任某某要求赔偿40万元。
开庭时,70多岁的男房东任某某未露面,他的律师认为程橙患有双相情感障碍,任某某的言行与程橙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程橙去世后任某某承受了内心的煎熬及他人的责难,任某某才是真正受害者,程橙父母的不负责任应对程橙死亡负有更多责任。
法院认为,任某某与程橙在协商退还租金及押金的过程中,对程橙进行辱骂和挖苦,给程橙的心理和精神造成极大困扰,其言行违反公序良俗。虽然任某某对程橙的自杀行为无法预见,但在程橙反复提醒不要再对其进行刺激的情况下,任某某不但没有及时注意、理性沟通,还在明知程橙解除租赁合同的原因系其与男友分手的情况下出言侮辱,其行为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程橙作为成年人,对生活中遇到的纠纷,亦应及时调整心态,理性面对。
法院判决: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判任某某赔偿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共计17464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合计194643元。
一审判决后,记者曾致电房东任某某,他对判决表达了不满,表示要上诉。任某某说,女孩喝农药自杀,付出年轻的生命,他也感到怜惜和难过,但他认为不是因为退房租以及跟他争吵所致,其自杀的根本原因是病情,直接原因是与男友分手无法排解所致。想不通女孩自杀为啥要让他来承担责任。
近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法官认为,房东辱骂房客程某的行为,给程某精神上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存在过错。虽程某系服毒自杀,但房东任某某的行为与程某自杀的后果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综合:华商报大风新闻、北京青年报
来源:金陵晚报


标签: #女生 #退租 # #辱骂 #致死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